跳到主要內容

又有新月刊——《超訊》是什麼東東?

一雞死一雞鳴,香港從來不缺媒體。

今天看到台灣中央社記者張謙發自香港的一篇報道《大陸GDP數字遭港媒質疑》,通篇內容援引一本很多人沒聽過的雜誌——超訊月刊。

搜查資料,發現《超訊》是一家成立於2015年9月的超訊國際傳媒集團有限公司所辦,總編輯(兼老闆)是資深傳媒人紀碩鳴,與中央社記者張謙關係良好。

紀碩鳴1954年生於上海,復旦大學社會學系畢業,曾任教,後看準商業大潮下海經商,後來不知如何移居了香港,在(曾經)著名的《亞洲週刊》任職,著有多本著作,關注焦點包括台灣問題等。

《超訊》的副總編輯也是出身上海傳媒系統的劉怡,她2010年左右以優才移居香港,在陽光衛視、南早中文網、信報網等任職副總級等高管。

一般來說,香港這種偏向專業類的雜誌,若無大機構傍住,儘靠商業運營,前景很難看好。至於《超訊》資金來源,那就不得而知了。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有線電視記者唔明窮山惡水社會問題

今日睇到有線電視一則大陸新聞報道:《市民為兒子辦戶籍被要求親子鑒定》,海南樂東縣男子邢先生為初生兒辦理戶籍時,被派出所警察要求證明「小朋友是他的兒子」,有線電視和那位邢先生一樣,認為這是很奇怪的事情?! 還陪同邢先生前往派出所對質!
雖然大陸公安惡人不少,但剛好我們之中有人的鄉下就在海南,知道這件事不能怪公安。實際上,報道中也提及警察解釋是因為邢生、邢太結婚太久(十多年)才生小孩,所以要用多些時間核實申請。
為何要多些時間核實?而且要求做DNA鑒定,因為怕那個嬰兒是偷來買來搶來的啊!海南過往向來是偷拐兒童、買賣兒童的高發地,樂東縣位處西南端,窮山惡水,你話作為警察要不要多個心眼?鄉下地方的夫婦,結婚10幾年無生(自稱妻子身體不好),忽然就有個寶貝喔!
報道說,內地規定只要帶齊小孩的出生證明以及父母的身份證、戶口簿及結婚證,便可以辦理戶籍,並沒有要求親子鑒定。有線電視記者陪同邢先生前往派出所,尋找著他作親子鑒定的那位公安,想不到這次雖然沒有親子鑒定文件,但竟一辦便成。
問題來啦,萬一個嬰兒真是偷拐來的,咁有線電視是不是幫兇?同時,因為好容易就順攤,電視台偷拍不到公安作梗的畫面,個邢生就係咁要求公安道歉,激怒公安爆粗,結果當然是個公安要被調職啦。
有時,做記者除了要有法律、維權意識,還要有啲常識和學識啊。
(有線電視的報道位址:http://cablenews.i-cable.com/ci/videopage/news/541546/%E5%8D%B3%E6%99%82%E6%96%B0%E8%81%9E/%E5%B8%82%E6%B0%91%E7%82%BA%E5%85%92%E5%AD%90%E8%BE%A6%E6%88%B6%E7%B1%8D%E8%A2%AB%E8%A6%81%E6%B1%82%E8%A6%AA%E5%AD%90%E9%91%92%E5%AE%9A)

蘋果日報10元一份不是問題,質量才是問題

《蘋果日報》加價2元,元旦後10元一份,本來想寫一點行業見解,不過看到網媒眾新聞的報道寫得挺詳細,於是不好意思照錄在下:

《蘋果日報》元旦加價至10元 網上收費未有定案 眾新聞
《蘋果日報》將於2019年1月1日元旦加價,由現時每份8元加至10元。目前《信報》、《南華早報》也售10元,其他中文收費報章都是8元。眾新聞向壹傳媒行政總裁兼《蘋果日報》社長張劍虹查詢,他解釋加價原因:「我們會投放更多資源在內容,過去幾個月你見到內容一路有加強緊,我們希望繼續加強,當然(印刷成本)市價過去一年升咗20%都係一小部分原因,成本係重咗。」

張劍虹相信內容有競爭力的話,加價不會影響賣紙,現時《蘋果日報》平均每日銷量約12萬份。至於網上平台會否收費,他表示仍在考慮將來《蘋果日報》網頁版向讀者收月費,但暫未有定案。

《蘋果日報》加價令人關注紙媒的發展。根據香港出版銷數公證會(HKABC)備存2000年至今的數字,2000年9月《蘋果日報》平均每日銷量高達40萬份。HKABC是一個非牟利市場推廣機構,於1995年4月創立,其宗旨是致力在香港推廣出版銷數認證。管理HKABC的委員會由廣告商會、廣告客戶協會、亞洲出版業協會及出版商會員組成。《明報》、《經濟日報》、 《英文虎報》、《南華早報》、《am730》等均曾是HKABC會員,但自2009年12月起先後退會,不再像以往般會於HKABC公開報紙銷量。目前HKABC的報章會員只有《蘋果日報》。

今年3月,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回巢,在《壹週刊》專欄刊出題為「世事無絕對」的文章寫道:「我們要逆轉思維,挑戰時代的改變,以新的做法、新的思維、新的面貌重振《蘋果日報》。 」黎智英以往不看好紙媒,但據悉他回巢後,認為報紙未死,要求員工做好內容。

張劍虹接受眾新聞查詢時表示,今次報紙加價是為了強化新聞內容:「你見到傳統報紙、新聞,都係被網上即時新聞取代緊。」他指,將會投放更多資源在深入報道、調查報道、評論、專題、人物訪問、專欄等方面,希望報紙內容與網上「短小精幹」、即時性強的新聞有分別。

壹傳媒(282)2017/18年度的年報顯示,已連續三年錄得虧損,年度收入近15億元,蝕4.76億港元,虧蝕較前兩年更嚴重。上月18日,壹傳媒一度停牌,其後宣布賣出台灣總部兩個物業套現8,700多萬港元。

香港《蘋果日報》上個年度收入為2.7億元,較去年下跌22.2%(約…

國資新媒體何其多,又來一個「源傳媒」

對於中共來說,投一千幾百萬在香港辦一個新媒體,似乎就像丟了一文幾毫在乞兒兜裏一樣。

近幾日何志平這宗國際行賄新聞熱爆,我們搜尋新聞的時候,意外發現有一個新開辦的新媒體——源傳媒(maxsourcemedia)在發文為何志平叫屈,特別是為肥何可能的後台中國華信辯護。
看看這個在10月10日左右上線的源傳媒的自我介紹:
源傳媒為獨立的財經類全媒體,專注「一帶一路」和能源金融。源傳媒擁有網站和多媒體平台。將出版電子雜誌、紙質雜誌以及相關年度報告,形成電子媒體、多媒體、紙質媒體並重的全媒體。
源傳媒向讀者、用戶提供「一帶一路」的最新資訊和深度分析、政策解讀、能源金融、大數據等資訊服務。以搭建「一帶一路」推進權威平台為使命,匯集經濟界領袖菁英、政策制訂者、商界翹楚及行業專家,調查研究、深入分析,出版學術成果,打造「一帶一路」、能源金融的有影響力智庫。
哇哇哇,好專業喔。不過呢,該源傳媒的Facebook專頁,至今只有20人追隨喔,而且多是員工、友好。看來要加把勁,努力努力啦。
目前在源傳媒首頁有一篇題為《何志平紐約被捕疑遭陷害 外媒報道疑點重重》的雄文,有興趣的不妨點擊連結來拜讀一下,不過,這篇文章肯肯定是簡體轉換而來的,因為裏面有不少文字有轉換軟件出錯的痕跡,例如出現于(於)、里(裏)、汙(污)、云(雲)等字。我們已經截圖。
說了這麼多,差點忘記說為什麼判定這家源傳媒是中共資金操辦。很簡單,源傳媒的辦公地址、聯絡電話,以至傳真電話,都和中國文化院沒有絲毫差別。甚至源傳媒的總編輯,就是中國文化院總經理。
而中國文化院的金主,已經眾所周知是中國華信(中國華信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長葉簡明也是中國文化院董事會主席)。至於中國華信是什麼來頭,我們就不講了,行家應該都知道(不知道可以google)。
我們還發現,中國文化院有8個聯盟機構,不時開會部署聯合行動。隨便點開一個機構愛國網,就發現其實是一個三無機構,包括其網站標示的工信部登記號(京ICP備09043582)是假的,網站名字也是查無此名,但卻號稱是在中央級的中國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指導下成立。如此種種,可見有多兒戲。
為何深挖源傳媒背景?因為我們是傳媒工作者,不容眼裏進沙。這家自稱傳媒的網站為了護主,將何志平事件扭曲報道,甚至往外交戰略方面導向,聲稱因為中國華信擊敗美國企業、得到俄羅斯最大油企合同,足以影響國際能源戰略格局,因此遭…

《堅料網》年關邁不過,《本土新聞》新春即愁錢

網媒興亡週期之短,令人側目。堅料網首先頂不住市場洗禮,農曆新年過後再也沒有更新,開啟最近一輪倒閉潮。

中聯辦幕後操辦的橙新聞報道,2015年9月成立的《堅料網》面對財政危機,員工上月底收到通知,管理層指自推出雜誌(《堅Magazine》)以來,一直需投入大量金錢,需重新思考未來,因此1月底將全面停止運作。《堅料網》員工約20人,據了解,公司會跟足法例賠償,包括一個月代通知金、未放年假折算日薪、實報實銷等。有員工坦言,事出突然,本以為會至少完成特首選舉。

堅料網的主要編採班子來自胎死腹中的《晨報》,再追溯往後大多是東方報業集團的資深報人,惟幕後金主一直神秘。不過,標榜不問立場、只問是非的減料網,報道立場卻明顯是親建制派的。盛傳幕後仍是中聯辦支持的梁粉商人,在梁振英決定不參選後隨即掉價。

從當前形勢判斷,下屆特首選舉,無論是北京、西環還是本港候選人,都標榜彌合裂痕、和諧共處,顯示對立鬥爭不再是(或者暫時不是)主流,曾經借這股鬥爭潮流而崛起的極端左右勢力(包括標榜本土和愛國的新媒體),就算不是難以為繼,短期內也要偃旗息鼓。

所以堅料網這類非西環親生的網媒,金主判斷存在價值不高,在缺乏有效廣告收入之下,就不願再白耗資金經營。

同樣情況,也發生在《本土新聞》網,該網社長區惠蓮上月25日發出公告,稱如在2月底前無法籌得足以支持網站營運下去的資金,《本土新聞》將會停刊。公告指他們仍希望盡全力挽救:「《本土新聞》能不能走下去,我們還是和讀者一起決定。」